笔趣看 > 你怎么还不红?[娱乐圈]黎淮颜秩 > 第33章 第三十三章 一起

第33章 第三十三章 一起


第三十三章

        黎淮口干舌燥,连抽出自己的手的力气都没了。

        他盯着颜秩,大脑飞速地运转着,闪过了一千种一万种拒绝颜秩的理由,却盯着颜秩长长的眼睫毛,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颜秩的手心已经紧张地出了汗,但他不敢松开,嘴里还在说道:“我知道你有很多顾虑,很多考量。但我真的不想让我自己再在绝望里徘徊了。黎淮,你不知道,当你上一世离开我的时候,我最后悔的就是没有告诉过你,我的心意。”

        颜秩忽然站了起来,牵着黎淮的手单膝跪下,他望着近在咫尺的黎淮,道:“这一次没有鲜花,没有别人。我只说给你一个人,我,颜秩,两辈子只喜欢过你一个人,上一世喜欢的只有你,这一世喜欢的也只有你。上一世是为了演戏遇见你,这一世是为了遇见你才选择演戏。”

        “黎淮,我喜欢你,我爱你,无论你接不接受,我都希望你能真的明白,我对你的心意不是玩笑。”

        那么热切、真挚、充满了感情的表白,黎淮只觉得自己的手也木了,身体也僵了,大脑也成浆糊了。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回答颜秩。

        颜秩瞧着黎淮的表情,小心翼翼地问道:“黎淮,答应我好吗?”

        黎淮点了点头,颜秩突然接受了巨大的惊喜,一下站起来抱住了黎淮:“你同意了?”黎淮在颜秩的怀抱里眨了眨眼,才反应过来自己居然点了头!

        然而再想反悔已经不行了,黎淮所有反悔的话语,全被颜秩亲了回去。

        他热情地在黎淮口中试探着,纠.缠着黎淮的舌.头与他一起共舞。黎淮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地方不在冒着热气,他被颜秩的热情冲昏了头脑,脸色绯红,手软脚酸,整个人都被颜秩牢牢搂在怀里,动弹不得。

        等黎淮几乎要因窒息而亡的时候,颜秩才恋恋不舍地放开他,转而低头轻吻黎淮通红的耳廓。

        “你放开我,”黎淮想推开颜秩,让自己好好冷静一下。

        “不放。”颜秩终于可以正大光明地宣誓自己的所有权,怎么可能松手,“你刚才已经同意了。现在你已经是我的男朋友了。”

        黎淮听见这话,脸色更红一层,他底气不足地道:“刚才那是我没缓过神来,你有女朋友,何必跟我开玩笑呢?”

        颜秩眼神一刻不错地盯着黎淮,闻言笑道:“你是不是在吃醋?我真的只喜欢你,上次那件事我跟你提过了,完全是个误会。我和郁雪一点关系都没有。”

        黎淮听见这话,内心忽然松了一口气。察觉到这一点,他马上惊醒过来,他摇了摇头,还想继续拉开自己和颜秩的距离。

        颜秩岂能如他所愿,他一把抱起黎淮,笑道:“刚才是你自己答应我的,你要是再找借口,我就生米做成熟饭,看你还想怎么着?”

        黎淮被颜秩的笑容恍了恍神,终于安静下来,默认了交往的事实。

        颜秩一块心事落了地,对待黎淮也更加温柔起来。他笑着道:“我还藏了几瓶好酒,我们一起喝点庆祝一下吧?”

        ……

        颜秩这个大骗子!黎淮揉着自己酸痛的腰,忍不住腹诽道。

        昨晚说好什么都不做,结果颜秩这个骗子还是借机灌醉了他,诱着哄着把他弄上了床。

        黎淮摸了摸自己的身上,几乎全是一片红痕青紫。他吃力地爬起来,到了洗手间一照镜子,脖子上大片大片的吻痕,粉底绝对盖不住,他今天是别想出门了!

        颜秩笑意满满地站在洗手间的门口,望着黎淮脖子上的吻痕,只觉得自己又是一股冲动。他笑着招呼黎淮道:“早餐做好了。”

        黎淮坐在餐桌前,一边吃着早餐,一边理清了来龙去脉。他冷不丁地问道:“你昨天在超市买的就是安全套吧?”

        颜秩顿了一下,一张笑脸看着他,假装无辜地道:“之前家里没有这些,我只是以防万一。”

        呵!黎淮内心冷笑一声,颜秩哪里是以防万一,根本就是蓄谋已久!

        不过现在说这些也没什么意思了,黎淮只是提一句,让身旁这个人稍微收敛一点。

        顶着满脖子的吻痕,黎淮没办法出门,颜秩显然也没有出门的打算。黎淮问道:“找点什么事做吧?”两个人在家里窝一整天也太无聊了。

        颜秩想了想道:“家里还有一些老电影的碟片,你看不看?”

        “看吧,反正没事。”黎淮点头道。

        他抱着靠枕躺到沙发上,颜秩则翻出电影碟片选了一部放起来。电影开始,颜秩也抱着一个抱枕,躺在了黎淮身边。

        这部片子是一部西部爱情片,黎淮看的直打瞌睡,他强撑着精神,看着电影里的人你一句我一句地说着台词,忽然戳了戳颜秩,道:“《书生》的试镜你打算怎么表演啊?二次试镜应该就决定名单了。”黎淮还有一句话没说出口,要是颜秩没什么把握的话,他就再去联系联系以前交好的投资商,拜托他们搭个桥。

        只是这么做希望不大。

        颜秩拉着黎淮的手,放在手心里,漫不经心地道:“到时候看情况吧,二次试镜应该是导演抽取试镜片段了,现在急也没有用。”

        黎淮抽出手,眉头一蹙,道:“我怎么觉得你好像一点也不在意这部剧?”

        颜秩抬头愕然地看着黎淮,忽然如春风般一笑,道:“我之前都讲的那么明白了,你怎么还不懂。”

        颜秩眼神深情:“我说了,我现在是为了你在演戏。重来一次,演不演戏对我来说,真的没那么重要了。”颜秩牵起黎淮的手道:“有我为了一部戏拼命奔走的工夫,我不如多和你待在一起。我会拒绝我哥,也是因为那样我就不能看见你。没有这部《书生》,我还会有别的剧。没有你,我不知道还可不可以那么幸运重来一次了。”

        黎淮惊愕地怔在原地,颜秩用他的眼神告诉黎淮他所言非虚。他内心五味杂陈,但他明白,颜秩说的没错,既然幸运的拥有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他为什么非要执着于这些细微末节的地方呢?

        黎淮恍然大悟:“你说得对,我之前走进误区了。我们不缺什么,何必一直抱着一个想法死不撒手呢?”

        颜秩眼神一亮,他没想到黎淮这么好说通。如果黎淮不在意这部戏了,他们完全可以先去度个假。他最近选了很多地方,甚至他们可以在国外体验一次同性婚礼!

        颜秩的畅想越想越远,可黎淮毫不留情地戳破了他的幻想:“你刚才说的很对,不过我觉得最近最好的戏还是《书生》。竞争不上书生,我们再说别的吧!”

        颜秩:“……”

        电影是看不下去了,颜秩翻出了《书生》的原著开始研究,黎淮也在搜索网络上书迷提到的一些重点打出来给颜秩看。

        《书生》原著是某点中文网的作品,他讲了某朝某代,有一个叫做徐弈的书生,他原本熟读四书五经,晓通骑射。忽然有一天,这世界多了一些吃人的怪物,这些怪物刀枪不入,无情无智,被人叫做兵器。为了保护家人朋友,徐弈无意中开启了利用四书五经来作为战斗技能的本领。他依靠着自己曾经所学,以消灭兵器为己任,闯出了自己的一片天。

        这里面最重要的人物无疑是男主角徐弈。他是一个文与武气质兼并的人,他既是熟读经书的书生,也是手执武器的战士。这样矛盾的气质,成为了徐弈身上最大的特点。

        不仅如此,徐弈在原著中还有一个非常显著的特点——徐弈长得很好看。

        书中写他“面若凝膏,唇如敷脂”,甚至还说“他偶一微笑,路人皆恍惚失神,不知所以。”

        所以,颜秩与温乐在这一项上都各有加分。他们两个的相貌,都能称得上《书生》对徐弈的描述。

        《书生》除了徐弈之外,还有一些比较重要的角色,如徐弈的至交好友齐安,徐弈的劲敌陆恩阳,以及跟徐弈有过感情纠葛的女性角色唐珂。

        齐安是徐弈的至交好友,在书中,齐安没有活到最后,他被中了计的徐弈当成袭击村子的狂化兵器而亲手杀了,徐弈清醒之后过分悲痛,由此突破了他技能上的桎梏。而陆恩阳则是徐弈的同窗,他和徐弈是对头,却都站在抗击兵器的最前沿。

        至于唐珂便不用说了,这一类的角色只是为了吸引观众。黎淮推测,刘明鹏不会给唐珂太多的戏份。

        ……

        《书生》二次试镜,开始!

        在家里捂了好几天等吻痕消失才敢出门的黎淮,带着颜秩赶到了绛艺。与上一次不同的是,二次试镜的场地,变得稀稀拉拉,只有十几个人了。

        工作人员确认了颜秩试镜的身份,发给他一个信封,道:“二次试镜的题目就在这里,请稍做准备后,到帷幕后面表演。”

        颜秩拆开信封,看了里面的纸,望着某个方向,若有所思。黎淮凑过来问:“题目是什么?你在看什么?”黎淮顺着颜秩的视线看过去,温乐笑眯眯地朝颜秩的方向点了点头。

        “我要和人搭戏。”颜秩折起了那张纸,轻描淡写地道。

        作者有话要说:

        这里说一下,从今天起开始隔日更,主要是我最近特别想开新文,然后自己的精力无法兼顾两本书,所以选择隔日更到完结,这也是为了不断更。(当然从今天开始是因为他们两终于在一起,我也就不那么急了。)


  (https://www.bqktxt.com/99946_99946856/819957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k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qk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