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人在火影,刚创立晓组织 > 第五十二章 这世道是有性别的

第五十二章 这世道是有性别的


  一阵寒风吹过,半藏的衣角有些升起,那冰凉凉的雨点滴落到地,砸在地上绽放起水花和灰尘,在尘埃中有一种破碎的美。

  预料之外的强敌加入了战局,半藏的思绪有些乱了,此时双方的微妙平衡已被打破。他并不想去打没有必胜把握的战斗。

  抬起头承受着稀沥沥的雨点,他的呼吸机上久违的出现了水渍,很明显他这次并没有催动查克拉抵抗。

  “半藏,你想怎么样,还要再打吗。”

  有些虚脱的弥彦重新站直了身体,他的胸膛还有些起伏,气喘得也厉害,但是作为晓组织现在精神领袖的他必须要在这个时候站出来。

  看着这个橘黄色头发的弥彦,半藏突然之间有些恍惚,他好像在他的身上看见了自己当初的影子。

  半藏挥了挥手,示意身后的这些雨隐忍者收回了武器,列队离开这个失去了对自己信任的太平村。

  “小子,我记得你的名字是叫弥彦对吧。”

  临走时,半藏的身体背对着弥彦,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老了,竟然有些想要絮叨,想要跟自己以后的对手絮叨起来。

  看着山椒鱼半藏的背影,弥彦有些接受不了,自己曾经的偶像如今已经变得这么麻木不仁,既然他已经腐朽了成为雨之国未来的敌人,那自己也只能铲除他,将他取而代之重新把国家。

  “正是,有何指教。”

  “不论是从我平时收到的第一手资料还是今天的亲眼所见,我都确定你是一个很有梦的人,你爱冲动,讲义气,两肋插刀,恩怨分明,很有正义感。”

  弥彦也没有想到,半藏开口竟然是在夸赞他。

  “没想到这句话有一天我会从敌人的口中听到。”

  “因为,在乱世在雨之国,这种人都会死,他们都要死,除非他们学会让自己的血变冷了,知道自己的梦破碎了,不然他们活不到最后。”

  半藏说完话后,便消失在了原地,瞬身之术对于他来说十分轻松。

  看着消失的半藏,弥彦冷哼了一声,他的信念并没有动摇。

  “那就拭目以待吧,我可不会像你一样堕落。”

  弥彦自信的说着,他相信他的话半藏会听见的,弥彦也曾经觉得自己和早年的山椒鱼半藏有些相似,但他这些年发现了自己和他最不同的那点了。

  当年的半藏只能依靠自己,他的背后空无一人。

  可是弥彦他有着可以放心托付背后的挚友,有着许多志同道合的同伴,有【晓】还有太平村这上千名村民站在他的背后。

  此时的夜寒川也将手从剑柄上离开了,他刚才在半藏转身露出背后的一瞬间打算直接动手。

  多年血酬的经验告诉他,在那个瞬间动手自己有至少五成的把握可以当即伤到半藏,这位忍界的顶点之人。

  但是就在刚才,他隐隐的感觉到了弥彦在和半藏对话时,山椒鱼半藏的话竟然让弥彦他的心境隐隐有些要突破了。

  所以在那一刻他迟疑了,可同样这种机会千载难逢,稍纵即逝。

  看着半藏用瞬身之术离开的地方,夜寒川摇了摇头,他并不想听半藏的苦衷和长篇大论,他只是觉得太平村里的这位上寿老人死的好可惜。

  自己会给这位老者复仇的,也会为半藏无能而导致的雨之国无数家庭来复仇的。

  感知范围逐渐扩大,到了十几里外才重新探查到了半藏的位置,夜寒川情不自禁的冷笑了起来。

  复仇,这个词汇多么的美妙,多么的让人兴奋啊。

  自己在前世听到过一句话,时间会抚平一切。

  可是自己对血一般的那天,自己的同村乡梓,自己的亲生父母全都倒下的那一天,自己始终无法忘怀,这段记忆就像是插进自己心窝的刀,只要一想起来就会痛,逼着自己去给那些自己认识或者不认识的人复仇。

  原来时间并不会冲淡一切,时间同样可以让伤口流脓,去恶化发炎。

  这一刻夜寒川的心又开始绞痛了起来,他又想起了那一天,现在的自己好像已经完全被仇恨给支配了,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仇恨来驱动的。

  这样的我,复仇之后还有活着的意义吗?

  夜寒川有些迷茫,他想到了那血一般的那天,也想起了当年临去雨隐时在破旧的小屋里和小南的对话。

  “小南你知道吗,这个世道是有性别的。”

  小小的夜寒川靠着墙坐在床上,正一点一点的喝着小南刚刚熬好的热汤,这是两人临出发的那天,窗外自己曾经的家园已经被冲天的火光和乌黑的硝烟笼罩了。

  “嗯?世道也是有性别的,寒川你懂得可真多,那你告诉我这世道是什么性别的呀?”

  “这世道的性别......当然是母的了啊。”

  夜寒川看着窗外,那俊美的小脸上竟有些发怔,而小南听到了夜寒川的话也不禁一愣,好像没明白过来。

  “寒川为什么这样说啊,这世道为什么会是母的呢?”

  “很简单啊......”夜寒川将目光从窗外收了回来,和小南橘黄色的双眸对视到了一起,幽幽的说道:“因为这世道,【不公】啊。”

  突然,夜寒川感觉自己的肩膀被人拍了拍,是走过来的长门,他此刻竟有些疑惑的看着自己。

  “寒川,你在笑什么啊?”

  听到长门的话,夜寒川不由得伸手摸向了自己的嘴角,我刚才在笑吗?

  冰凉的指尖感受着嘴角那上扬的弧度,自己真的在笑啊,是了,我确实是在笑,只是我在为什么笑呢。

  对,自己并没有彻底卷入仇恨的漩涡,自己并没有完全被冲动支配,自己也不是一台冰冷无情的机器。

  这都是因为自己有小南在陪伴啊,还有面前正拍着自己肩膀的长门,还有那边正给晓组织的其他同伴打气,给太平村里的众人鼓舞的弥彦。

  正因为有他们在,自己才没有被仇恨控制,自己在影响他们不假,可他们又何尝没有影响到夜寒川呢?

  ......


  (https://www.bqktxt.com/26798_26798646/66360437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k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qk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