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人在火影,刚创立晓组织 > 第六十二章 菊芳郁剑流

第六十二章 菊芳郁剑流


  雷切丸闪耀着雪白的光芒,丝丝白雷在刀身上游走的同时还发出“滋滋”的响声。

  丈许的雷电光刃将地面犁出一道深深的沟壑,所到之处四散出强大的雷属性查克拉,这包含着死亡气息的侵蚀直接终结了这里七八名武士。

  地面的鲜红血迹很快就被雨水冲刷掉,裹挟着雷光的利刃朝着这剩余的三四名忍者指去。

  夜寒川的声音冰冷的不带有一丝感情,“说,为什么要袭击我。”

  他现在很生气,真的很生气。

  这次大意了,没想到竟然被这几名武士给出手偷袭了,猝不及防之下差点兵器都被他们给夺走了。

  之前明明确认了这帮武士的目标不是自己,可后来却突然朝着自己发动了袭击。

  这帮武士看上去也不像是柳生新阴流的弟子,况且柳生新阴流的大本营是在火之国,跟雷之国的武士流派很是敌对,怎么想也不可能是为了给柳生正成报仇的啊。

  “你···你知不知道,我们可是雷之国大名大人的麾下武士,你居然敢,敢,”

  “哦?雷之国大名的手下?”

  通过空气确认了这人的血液循环还有心跳程度,反馈回来的信息告诉他这人并没有说谎。

  “没,没错......怕了吗,怕的话就赶紧交出雷切丸,赶紧走。”

  提起大名的名头,刚才还吓得战栗的那个武士顿时升起一股豪气,对呀,自己可是大名的属下,打狗还要看主人呢!

  大家可是大名大人最忠诚的忠犬啊,让咬谁就咬谁,这次的任务要是找别的武士来做还不肯呢,这么好这么听话的狗腿子可上哪找啊。

  当然,就是老咬一些无关人等就是了。

  比如这一次,十几名武士在执行任务的途中不经意间就看见了夜寒川佩戴的宝剑正是天下神剑之一的雷切丸,要知道雷切丸自从柳生正成死后就不知所踪了。可这次他们竟在这次的雨夜行动中发现了这柄神剑居然在这位穿着黑色风衣的人在腰间挎着。

  自然心中就生出了某些不太好的想法,譬如——杀人夺刀。

  从夜寒川的肤色就能看出他不是雷之国的人,再加上这种事以前又不是没有做过,于是在执行任务前临时决定了这次对夜寒川的突袭。

  “是雷之国大名的人,我怕,我真的好怕啊......我真的怕死了,为什么......为什么我的手在发抖呢?”

  夜寒川一边说着一边靠近了刚才说话的那名武士,在他躲闪之前就一把抓住了他还在发颤的手腕。

  这正在颤抖的手可比他的嘴巴诚实多了。

  夜寒川的手上稍微用力,随后便是一声骨骼断裂的脆响,那名武士用还完好的手立刻捧起了被扭断的手腕,跪在地上哀嚎痛叫,一旁的那几名武士见到这一幕不但不敢出手制止,反而都不约而同的向后退了起来。

  “你们的大名,在我眼中连屁都不如。”

  这是夜寒川的真心话,五大国的大名,不,可以说是火影世界的全部大名了,这帮人尽是一帮尸位素餐,贪鄙无能之辈,简直就是一头头待宰的肥猪,他们主导着这个世界,可是却对这个世界不负任何责任。

  既不能阻止辖下各忍者势力的忍界大战,又不能安抚百姓保境安民。

  他们,是这个世界的蛀虫,是畸形而又扭曲的制度体系诞生下的怪胎,同样也是晓组织未来所要扫除的障碍,未来的大一统不需要这样的渣滓,夜寒川早晚要把他们全部都扫进历史的垃圾堆里。

  “说吧,你们的大名叫你们过来是做什么的,总不能是图谋我的兵器吧?”

  夜寒川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摩挲着腰间的剑柄,另外一只手放在胸前,掌中拿捏着无形的风刃,从指尖透出的查克拉有如锋利的刀。

  说的好,我可能会饶你们一命。

  本来已经觉得无路可退难免一死的那几名武士顿时重新燃起了生的信念。

  “我说,我说,我们这次是去破坏菊芳郁剑流的剑术道场。”

  “对对对,我也知道,这次派过去的不止是我们这一批,还有别的武士也过去了。”

  这几名武士争抢着回答的机会,从这帮人的对话中夜寒川好像也明白的差不多了。

  夜寒川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停下来,等到安静后又开始淡淡的提问了起来,

  “我还有几个问题,菊芳郁剑流和柳生新阴流是什么关系,你们雷之国的大名为什么又要对自己国内这个流派的武士发动袭击。”

  听到夜寒川的话后,几名武士面面相觑,好像觉得这个问题好像太简单了一般,过了好一会才仔细的斟酌说着:“柳生新阴流和菊芳郁剑流是死敌,在数百年前武士还没有衰落的时代就结下了血仇。”

  “菊芳郁剑流的上代流主就是被柳生正成所杀,而接替他位置的是其弟子铃木花音,上代流主对她视若己出,待如亲女,自然和柳生新阴流不死不休了。”

  “至于为什么发动这次袭击......是因为前段时间大名之子需要剑道指导老师,于是就找了她过去,而那位殿下就看上了.......”

  夜寒川不用听也知道了这是一个老套的故事,大致就是那位大名的儿子看上了菊芳郁剑流的现任流主吧,女方抵死不从,最后一怒之下得不到的就毁掉?

  好嘛,正好用小本本记上,成为以后宣传推翻大名制度的罪证之一。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把菊芳郁剑流的道馆地址告诉我,你们就可以走了。”

  这帮武士毫不犹豫立刻说出了道场的所在地,等他们说完后,就看到那黑色的身影一闪而过消失在了雨夜当中。

  呼......安全了~

  活下来的几人长舒了一口气,那个戴着银白面具的少年真的放了他们,现在的他们感觉自己的骨头都要软下来了。

  “以后再也不参加这什么打打杀杀的了,我还是回家务农去吧。”

  只是下一秒,这里的空间蓦然扭曲了起来,好像受到了一股强力的撕扯,这里的空间出现了一道裂痕,随后一名戴着虎纹面具的男子从空间隧道中走了出来。

  “这可不行,四位,我还需要你们回去呢。”

  ······


  (https://www.bqktxt.com/26798_26798646/66089613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k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qk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