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人在火影,刚创立晓组织 > 第七十一章 杀人者,人恒杀之

第七十一章 杀人者,人恒杀之


  “真是冷血啊,对自己的下属毫不留情。”

  烟尘当中,夜寒川那充满戏谑的声音传来,他可是真的没想到这名暗部部长下手如此的狠准,连着自己前面的木叶忍者一起劈落。

  所谓忍者,为了达到目标而毫不考虑手段和名誉。

  这位部长做的可比夜寒川还要干脆果决呀。

  雄浑的查克拉破体而出,将身边的尘埃灰烟吹散,夜寒川淡然的站在那里,刚才的攻击没有伤到他一点。

  “纵使是筋骨折裂,四肢俱断,全身血肉都被碾碎,但只要一息尚存......就该和敌手死战到底,没有了兵器就用双手,没有了双手就用牙齿,哪怕是死去,也要给同伴争取斩杀对手的时机。”

  部长冷漠的散掉了刚才的紫电雷刀,用兵器指着夜寒川的方向,而他身后两侧一左一右是仅剩的两名准影,他们同样端起了兵刃,向两侧挥出。

  身为暗部忍者,三人使得并不是传统的武士刀,而是三柄奇特的窄剑。

  三柄窄剑像极了三条毒蛇,正在前方吐着信子,盘踞在阴影中伺机而动。

  “切开了薄薄的果皮和脆弱的果肉,现在该啃最坚硬的果核了吗。”

  夜寒川抖了个剑花,他现在也想试试自己的实力到了何等地步,而眼前的这位木叶的暗部部长和两位准影,就是最好的试金石。

  而那部长此时也摘下了狐脸面具,似乎准备决一死战。

  只是那两名暗部也看见了他打的暗部特有的手势。

  ‘部长上前缠斗,我们负责抓住破绽,鼎定战局。’

  这两名准影点了点头,算是明白了,但是他们都知道,负责缠斗的那个人是最有可能会被牺牲掉的。

  只是事到如今根本想不了那么多了,暗部高端战力倾巢而出却几乎被屠戮殆尽,若是还不能斩杀目标,哪怕真的活着回去了,他们也承受不了木叶高层的怒火。

  无论如何,这一战后暗部的高端战力都会被清扫一空了,继而被扫出权力中心,衰落数十年是可以预判的到了。

  部长的窄剑被灌输了查克拉后闪烁着紫色的光晕。

  手中的紫剑发出了清脆的铮鸣,寒光更是四射散开,高手,果然是高手。

  夜寒川面具下的嘴角勾出一抹冷笑,就算是手持凡铁,在这位暗部的部长手里也散发出了不亚于神兵的气势。

  “旗木朔茂说你的剑法不在他之下,如果我在剑法上击败你,就代表我已经超过了他吧。”

  暗部部长看上去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年轻,看上去和木叶白牙的年纪差不多大,他们应该是同龄人。

  “也可以这么说吧。”

  夜寒川的用气遁增幅起了自己的手腕和臂力,而那名部长身上的紫色的查克拉也被调动了起来,紫色的雷电如流水一般在他的体表游走,甚至有隐隐发出了风雷之声。

  这位部长竟是融合了风水雷三大属性,只是可惜,他并没有把他们融会贯通形成血继淘汰,但是即便如此,也威力不小了。

  下一秒,刚刚还在谈笑自若的两人猛地撞在了一起,刀剑相交。

  他们用的都是最简单最直接的招式,经历了无数生死的杀伐之技。

  二人每一次的碰撞,都会迸发出数声乃至十数声的兵器相交声,转瞬间他们交锋的区域就被激战震碎的石屑和灰尘给包围了起来,这尘埃中隐约可以看到无数火星四溅。

  这名部长在出剑拼刀之际,居然还有空暇结印释放忍术,这样的打法让夜寒川很不习惯,这个人简化结印的同时结印速度也同样快的出奇。

  “雷遁,地走!”

  “水遁,水幕帐!”

  “风遁,真空玉!”

  地下雷电游走,口中风玉喷射,在拆招失误的瞬间又用水遁进行防御,这个家伙已经把剑法和忍术融会贯通,几乎融为了一体,走上了和云隐忍体术不同的另类忍体术!

  这两位体术达人的交锋即便是那两名准影也看不太清,他们只能看到两条影子在快速的碰撞,分离,再碰撞,再分离。

  他们在这里出了多少剑已经数不过来了,

  在支撑结界的暗部通过兵器撞击的声音隐约算了一下,一百剑,三百剑,五百剑......

  夜寒川十分不适应这位部长夹杂了忍术的剑技,可是对方也好不到哪里去,雷切丸上面缠绕的白雷每次和他的兵器对撞时,都顺着窄剑游走了过来,对他的身体进行麻痹。

  而夜寒川那被气遁强化了的腕力在最近几次的对碰中愈发显威,几次都差点将他的兵器打得脱手而出。

  ‘好累......’

  ‘我的手臂已经快要没有知觉了。’

  ‘这声音是?我的剑要断裂了吗......’

  ‘为什么我会回忆起过去的事,这是我出生的时候吗,这个时候的我在结婚?’

  这位部长手中的窄剑虽然在他的手中发出了媲美神剑的光韵,可凡铁的本质到底还是凡铁,终究不是神兵利器的对手。

  这柄紫色的剑身上已经出现了密集若蛛网的裂纹,眼看就要断了。

  在片刻间他突然想起了好多往事,比如和儿时和玩伴们的嬉闹,在娶她那天的喜悦,在父母踏上战场,离家一去不回时的背影。

  他的过往好像走马灯一般在他的眼前闪过。

  ‘这声脆响,我的剑断了吗......接下来,我要死了吗?’

  ‘我早就知道我会有这么一天,我杀过有罪的人也杀过无辜的人,我杀过好人,也杀过坏人,我......就是木叶的刽子手,沾满了血腥的屠夫。’

  ‘杀人者,人恒杀之。’

  伴随着紫色剑刃断折的铮音,白炽的剑气和剑身穿过了他的胸膛,随后一记弹腿把这位部长的身体踹飞了出去,如同离弦之箭一般撞到了墙壁之上,整个身子都陷入了里面。

  夜寒川这一腿卯足了力气,何止千钧,这位木叶的暗部部长五脏受损,脾肺破裂。落地之后一口鲜血喷出,再也爬不起来。

  “我......要......死......了......么?”

  在他的眼里这天地都在旋转,悬挂的太阳好像会分身了似的,一个变成两个,两个变成四个,这是瞳孔在放大扩散,是死亡前的征兆。

  这位部长拼尽最后的力气想要挣扎着爬起来,只是随着大口的鲜血从嘴角溢出,他最终只能颓然的倒回地上。

  杀人人恒杀,剑王剑下亡。

  “也许,我也有这么一天吧。”

  看着地上的强敌的尸体,刚刚亲手了解他的夜寒川也有些伤春悲秋。

  ······


  (https://www.bqktxt.com/26798_26798646/66036568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ktxt.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qktxt.com